我去拿回我的新身分證時。

才開始強烈懷念起以前那張老是被我嫌大頭照很醜的身份證。

我想我只是不習慣"失去"
而不是不習慣"失去你"。

我也只能這樣說服自己相信。
即使失去了那一塊我將不再完整。

yuisa說:
也許那個不完整本身,
就是拼圖的一塊。

我選擇相信:)
創作者介紹

狂貓病症候群

catcatcat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