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親愛的,被愛就是被需要。」她說。

隔著文字我看不見她的表情,但那句話的力度很強烈,
在身體裡撞擊,有點令我發麻。在不被記憶的日子裡,
我時常想起這句話,並且想像她的表情。

有人過說我只是單純的笨蛋,自以為容易被忘記,但
其實沒有忘記。我很感激這樣說的人,因為我知道當
妳這樣說,似乎是沒有忘記我。可是啊,親愛的你不
知道,其實我非常的貪心吶。「擔心被忘記」只是深
層恐懼的壓抑後表象化,剝開了一層層的掩飾後赤裸
展現的,是不被需要的恐懼。即使我沒有被忘記,但
是仍可能不被需要,只是這層擔心其實是不該被討論
的,畢竟無謂。

西蒙波娃:「我不會開口要求見你. 我渴望將來能見
你一面, 但請你記得,我不會開口要求要求見你。
這不是因為驕傲,你知道我在你面前毫無驕傲可言,
而是因為,唯有你也想見我的時候,我們見面才有意
義。」
創作者介紹

狂貓病症候群

catcatcat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