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時針低氣壓旋轉在我的胃,
我的手指與我的腦袋。
颱風的心情。

一年多了,有時候覺得我這樣走來,已經很努力了。
雖然這樣講有點厚臉皮,但我真的覺得我很努力的不
把自己關在自己的世界裡面,一些平常不過的舉動有
時候我是花了很大的力氣去做的。例如說和誰見面、
例如說出門、例如搭車。在每次行動背後的掙扎有多
少人知道?即使我很不舒服我也只能淡淡的說一下我
有點緊張或是裝沒事。畢竟我覺得把自己的不愉快帶
給別人是一種公害。我已經夠糟了何必拖別人下水?

雖然以儒在最後幾次會談的時候有說過我的狀況進步
不少,但是我還是感覺到自我不停的流失。藥物除了
麻痺我的心智和讓我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之外,我
不知道這種生活我還能過多久。那些昏睡著的日子、
那些清醒的夢,那些睜眼卻動彈不得的片刻,堆疊著
在現實舞台上演的荒謬劇。有時候真的覺得夠了...

關於遺忘,這並不是另外一個故事。聶魯達說:愛情
太短而遺忘太長。我想說「記憶太短,而遺忘太常」
一個禮拜之前的事情對我來說就像一個月這麼久,所
謂一日不見如隔三秋也許就是這種感覺吧(苦笑)。然
而遺忘其實有時候是很失禮的事情,像是看到一個久
未上線的id跟你打招呼你卻想不起來他是誰,或是一
個同學跟你說上次怎樣怎樣但你完全沒印象了,又或
者你半強迫性的讓同一個人聽了三次相同的故事,他
甚至可以接下去告訴你後面發生什麼,但是你卻根本
不記得你告訴過他了。遺忘更可怕的一點在於,你無
法決定你要遺忘什麼,而當你遺忘一件事情之後,你
根本不知道你忘掉什麼了。

至於人蔘,我想它有點營養不良了。
創作者介紹

狂貓病症候群

catcatcat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